此刻终点就在眼前他的内心却很平静

前天凌晨2点,一个人影出现在漠河市的331国道上。看不清脸,只能隐隐地看到那个人身穿白色外套,卷起右边裤腿。4天时间,他收获了一场波澜壮阔的生命体验,此刻终点就在眼前,他的内心却很平静。

他叫潘俊帆,4天时间,他分别在东南西北的四个“极点”,跑完了4场马拉松。那不是卷起的右边裤腿,而是一条假肢。

3月18日,潘俊帆飞往三亚,度过了他的“6岁生日”。之所以6岁,是因为他把失去右小腿的那天,也就是车祸那天,比作他的新生日。他也有了一个新的名字,独脚潘。

文 | 郭祺

01

O N E

一天的调整后,20号早晨6点,他从三亚云宿房车营地出发,正式开始了他为期4天的“四极马拉松”挑战。32度的气温并不适合长途跑,路面被晒得火热。而高温对潘俊帆来说,更不友好。残肢出的汗会囤积在假肢的硅胶套里,长时间浸泡容易磨破皮,如果破了,就是火辣辣地疼。不过,这些变量全在他的计划内,他给自己设置了30分钟的假肢调整时间,计划6小时完赛。当天成绩:5小时55分。

02

T W O

完成首站挑战的时间是当天12点,13点45他就坐上了飞往喀什的飞机。40度的温差在他预料之内,但暴雪不在。

截肢后的第二年,他首次尝试了108公里穿越戈壁,并爱上了挑战。后来他带着他的假腿爬黄山、过呼伦贝尔大草原……他不断地寻求挑战,那时候他想证明自己不比别人差,而现在则更享受挑战的过程。

面对天门大峡谷的暴雪,他没有胆怯,而是严谨地兴奋起来。脚踩着11cm厚的积雪,在3000米的海拔上,他开始奔跑。和此前的规则一样,随行的两名摄影师只能驱车跟拍,全程不对他实施任何指引和帮助,即便途中他磕翻了左脚的指甲,磨破了右腿的残肢。

2016年,在他穿越敦煌戈壁时,因为下雨,残肢肿胀,他咬着牙把残肢塞进硅胶套。“有必要吗?你想证明什么?”面对的提问,他是这样说的:“当时的心态是极端的,想证明自己。如果说有虚荣心,已经完全被满足了。挑战前我会罗列所有的风险,受伤在预料范围内,是挑战的一部分,而对伤情的准确评估也是我能力的一部分。”

普通人眼里,即便不说出口,他也是个“残疾人”。而他的行为很容易被曲解,伤情很容易被臆想扩大。但试想一下,普通人在恶劣环境下跑马拉松是否会出现受伤,会,那他的受伤也是正常的,他只不过是一个戴着假肢的普通人。

5小时48分,比他的计划多了3分钟。受伤,在他的计划内。并且,伤势不重。

03

T H R E E

第三站的起点在东北抚远的东极广场,最东边,也就是地图上鸡嘴的位置。他用了5小时21分完赛,比计划快了7分钟,脚伤也有所好转。

“每个人都有惰性,作为41岁的截肢者,我的身体状况更容易下滑。所以每年一次挑战是我保持自律的一种方式,同时,我也想用今年的方式点亮地图,献礼建党100周年。”

04

FOUR

漠河市乌苏里浅滩上的“最北点”石碑,是极北马拉松的起点,也是“四极”最后42公里的起点,但这里的42公里却格外的“远”。

漠河零下20摄氏度的气温使得道路结冰,如果在最后一站摔伤放弃,将是巨大的遗憾。但因为假肢不防滑,他还是摔了。摔倒爬起来,摔倒再爬起来……每一次摔倒,身后的摄影师都揪起心,但他们不能帮忙。

24号晚11点,从起跑开始算,已经6小时。眼皮好几次不听使唤的合上,他太累了。4天时间,他飞了15,000多公里,穿越东南西北、穿越四极、穿越四季。同时,没有上过一次床,睡过一次好觉。不过,这是他的挑战,独脚潘的挑战。

“很多残障人士好像和我有距离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”因为他的能量太强了,强到当年他直接接受了失去右腿的事实,强到让人不敢相信。不过也正是这种能量,让他一次次鼓起精神,一次次奔向终点。

25日凌晨2点,他还在沿着331国道奔跑,距离“最北点”的石碑已经过去40公里,还有最后2公里。他没有冲刺,没有力气,也没有必要。没有标志性的终点线,没有人迎接,没有欢呼。最后42公里,8小时57分。

“我在设计‘四极马拉松’时,曾想象过空间交错尺度之广,曾想象过地貌气候反差之大。但真正体验起来,给予我身体到心灵的冲击,如此波澜壮阔的生命体验,再多的金钱都无法换取,实在太难用言语形容了。”

他是有史以来第一个,4天内在东南西北4个“极点”,跑完4场全程马拉松的人。截肢者、普通人中,都是第一个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