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曼联|官方|首页|app:在这个作品展上,看到40年前向欣然的发黄手稿,她们热泪盈眶

长江日报4月26日讯 “年轻时只觉得向老师的课讲得好,今天才看到他在背后准备的这么多讲义。”4月26日,《匠欣——黄鹤楼重建工程总设计师向欣然作品回顾展》在黄鹤楼美术馆(白云阁)开展。40多年前的学生看到向老的设计手稿和手写讲义,感动得热泪盈眶。

观众在黄鹤楼白云阁观看回顾展。长江日报记者许魏巍 摄

匠心执着,他一生与黄鹤楼相伴

向欣然先生是黄鹤楼重建工程的总设计师,今年2月22日在上海去世。1978年,他开始主持黄鹤楼重建的设计工作。他不仅完成了新黄鹤楼形象的塑造,把新黄鹤楼打造成一个专题性的历史文化博物馆,还规划设计了黄鹤楼公园,重建了古代黄鹤楼周边的许多历史人文景点,使得黄鹤楼公园成为一座内涵丰富、雅俗共赏的著名园林。到2000年黄鹤楼公园的最后一个景点建设完成,向欣然总共为黄鹤楼工程设计了22年。

26日上午,一个短小温馨的开幕式在白云阁前举行。向欣然的家人和亲属、黄鹤楼管理处相关负责人、黄鹤楼文化顾问团、中南建筑设计院相关负责人等出席开幕式。

开幕式上,黄鹤楼管理处主任李鸣生致辞说:“白云阁也是向老设计的,所以展览厅本身也是一件展品。这次展览是一个可以触摸到的沉浸式展览。”

中南建筑设计院党委委员、副总经理尹勤旺回忆向老时提到,重建黄鹤楼时,是“边设计、边施工”,设计一部分就施工一部分。为了不耽误工期,向老呕心沥血,废寝忘食,1982年到1983年底,他总共手工绘制了约150张施工图纸。

黄鹤楼文化顾问、湖北美术院原院长陈立言代表黄鹤楼文化顾问团致辞说,在向欣然的努力下,黄鹤楼建筑群接近完美地融入了神话传统、历史典故、诗词楹联、园林盆景、画笔雕梁等等文化元素。

观众在黄鹤楼白云阁观看回顾展。长江日报记者许魏巍 摄

3个主题展区共展出62件精美手稿

李鸣生告诉长江日报记者,向欣然先生的去世,让黄鹤楼失去了一位最重要的朋友。为了向老先生专注、严谨、执着的匠心精神致敬,他们和向欣然家人沟通后,特地筹备了此次展览。

展览共展出了62件向欣然设计手绘作品,其中有28件由向欣然家人捐赠,为首次展出。此外还有他在设计黄鹤楼过程中的绘图工具、来往书信等。

走进展厅,一幅幅精美的设计手稿和写生作品依次展现在长江日报记者眼前。有恢弘大气的写生作品《黄鹤楼印象》,有工整细腻的黄鹤楼立面图,有栩栩如生的琉璃瓦脊饰……

市民肖女士一边观展一边惊叹:“这都是手绘出来的吗?居然每一块底板和每一个细小的花纹都清晰可见!”

展览共分为三个部分:一座楼的前世今生,一个人的匠心坚守,一座城的文脉传承。第一部分主要展出向欣然先生临摹的各个时代的黄鹤楼,记录了黄鹤楼屡建屡毁,屡毁屡建的过程,也见证了时代的变迁;第二部分展示的是他作为总设计师重建黄鹤楼的过程,主要为黄鹤楼的各类设计手稿,一笔一画的手绘作品讲述着他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;第三部分展示的是他在武汉留下的其他作品,比如湖北省博物馆、东湖绿道湖心归沐驿站等等,每件作品都成为今天武汉的地标建筑,让观众可以领会地标背后的设计思路,可以感受他对城市深沉的热爱。

向欣然使用过的工具。长江日报记者许魏巍 摄

回忆趣事,40多年前的学生触景生情

在“一个人的匠心坚守”展览部分,有一个讲义展示区,展示了向欣然在不同时期的手写设计学讲义。田捷和何慧两位老人在这里一边观展一边回忆,看着看着,忍不住流泪了。

已经年过六旬的她们,都是中南建筑设计院的退休职工。何慧指着玻璃罩里一张发黄的稿纸,动情地说,这个素描技法和钢笔画讲义,就是她们20多岁的时候,向欣然给他们上课的内容。

“我们都知道他工作严谨,建筑设计水平造诣很高。但没想到他为了给我们上好课,背后竟认真准备了这么多讲义。看着真亲切,仿佛回到了那个年代。”何慧说。

何慧回忆,她曾经跟向欣然一起设计过湖北省博物馆新馆。因为向欣然十分严格,工作如果有一点不到位,他都会不讲情面地指出来,所以跟他在一起工作,为了不被批评,自己只能拼命地查找资料、看书。

“我当时挺怕他的,只要他往我旁边一站,我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,不敢有一点怠慢。”何慧笑着说,但是这也促进了自己不断成长。有一次,向欣然把博物馆的设计手稿交给她改成蓝图,她做好之后,忐忑地拿给向欣然看,没想到向欣然看后满意地点头:“不错,对古建筑理解得挺深刻。”她的心这才放了下来。

观众在黄鹤楼白云阁观看回顾展。长江日报记者许魏巍 摄

激励后人,青年设计师集体观展

26日下午,中南建筑设计院的43名青年职工一起来到白云阁观展。

该院团委书记王浩告诉长江日报记者,向欣然曾是中南院前副总建筑师。此次组织设计院的青年团员集体观展,一是对前辈表示深切缅怀,二是激励青年设计师,学习向欣然的设计作品和匠心精神。

中南建筑设计院青年建筑师向柯宇一边观展一边感叹:“作为一名建筑师,我自认为见过了很多优秀建筑,翻阅了无数张建筑合集,但当我站在向老的一张张精妙绝伦的手绘图前时,扑面而来的是满墙的震撼感,叹为观止。从图纸的一笔一画中,我看到了什么才是工匠精神。”

“黄鹤楼已经不是第一次登上去了,唯独这一次,意义非凡。”青年建筑师杨鹏说,当一张张手稿映入眼前,先辈伏案努力的样子跃然眼前,作为后辈同行的自己,也像被牵着手一笔一笔在纸上勾勒。这才惊觉在那个没有电脑的年代,这么恢弘的工程设计是多么艰巨的任务,“搞不好黄鹤楼,我就去跳长江”得有多大的勇气和意志。作为青年设计师,有此精神偶像,更应认真沉淀,拼搏进取,为城市建设奉献自己。(长江日报记者杨晓雨 通讯员江萌)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